Let me die let me die let me die ,我为什么搞不懂他们的意思,我为什么不明白他们的话,究竟问题出在哪里,我为什么学不会,他们究竟是什么意思,我只能听懂机械性的命令,让我过来,坐下,写字。其他的我都不会,我真的一点都听不懂,理解力方面我连个宠物狗都不如,有谁知道我刚刚得知自己连基本的吃喝拉撒都不清楚,饿的时候不知道饿不知道吃,吃饱了不知道吃饱了,有尿意便意了也不知道,没有尿意便意也不知道没有尿意便意,我只是模糊的在做这些事情,疼了也不知道在疼,哪里疼也不知道,有个东西一直在谴责我,我总觉得自己有罪,我在赎罪,我在被惩罚,谁在惩罚我在责怪我,我做错了什么,我想死掉,...

很复杂,有很多角色,之前有些角色我都弄错了。魔女和魔王不是同一个人,今天终于见到了妈妈所说那个有洁癖,固执,安静等等的那位。她的空间思维比语言方面的发达,她不说话,能听见,她连脑子里都不能说话,她有点讨厌文字,不想看,她一定得盯着周围的线条和空间结构,然后强迫的在脑袋里画出整个画面,但很困难,因为有东西在不断干扰她的思维。我现在终于能知道我的头是真的在痛了,一压抑她,我的脑袋就会痛,烦躁,紧张,有点歇斯底里,想发狂但能阻止身体,我的脑袋一直都是痛的,烦躁的,紧张。六月份,我感受到了一个脑子停止说话时似乎有一个人,很模糊,对方很沮丧,又像个智障,又像小孩,很固执,似乎对我们的叽叽喳喳很不满意。她...

癔症

二维。妈的,被单位的人合伙搞,搞得我进入深层次的二维,期待已久帮助自己恢复感觉的一个亲戚婚礼,因为被打进彻底的二维而完全去感知不了,,那里有我很多小时候见过的人,重要的人,不深的二维里我可以通过自身努力感知,调频道而感知周围的一切,可现在都浪费了那场重要的婚礼。单位的人没学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,但用起来都像是玩一样,太厉害了!我的天哪,我这个小白算是领教了一次,dw工作的人太恐怖了,奸商都望尘莫及。
最变态的人们不在监狱里,而是在xx里。

我来这里了,多半是因为,我的小朋友们不在线,我已经进入比较深得二维世界,

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孤独,至少我尝到了孤独,这种自己跟自己打战,自己又安慰自己的事情,没人愿意听,没人愿意相信。我喊救命,没人帮助过我,哪怕一次。其实最近才想起来,其实在分裂前的半年,我已经能微弱的感受到她了。无数个失败加上无数个失败后,我似乎开始习惯失败了。这句话,真的好重。特日格勒,我亲爱的,我亲爱的。cheers ~ tears

带着心理问题积极生活

九畹滋兰:

摘自《感谢自己的不完美》


痛苦本身其实只是一个信号,只是告诉我们,问题发生了,我们应该去改变。如果只是一味努力降低痛苦、逃避痛苦,那就是在逃避问题自身,这并不利于心灵的成长。


9月10日,是“世界预防自杀日”。有意自杀的人,绝大多数都遭受着各种各样的痛苦的折磨。那么,是不是减少痛苦就可以让一个人远离自杀,重新恢复心理的健康呢?


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陈祉妍博士说,答案是否定的。我们痛苦了,第一反应就是想降低痛苦、逃离痛苦。但是,痛苦本身其实只是一个信号,只是告诉我们,问题发生了,我们应该去改变。如果只是一味努力降低痛苦、逃避痛苦,那就是在逃避问...

九畹滋兰:

《经典中医启蒙》连载07 第四章 生命的层次与发展

转自微信公众号李辛的空间

三焦:人体能量构成

一个人体,中医关注的重点是形体之上的无形部分。简单来讲,一个是能量的部分,中医所说的精和气;一个是属于信息的部分(与精神相关),统涵于中医所说的神。

精、气、神这三样,其实是一个东西。

我们学中医的时候,也被各种概念搞糊涂,因为不光有精、气、神,还有心气、肝气、肺气、营气、卫气、元气、宗气,还有脾气、足太阳经膀胱气......对吧?当时感觉学得没有头绪。下面给大家梳理一下概念。

比如你的钱,放兜里的和放抽屉里的,配偶的、银行卡里的,有老板没发的工资,朋友...

这又是一个战役,以前虫孩分身零点几跟抑郁的战斗,现在对方不是别人,是自己,是自己们,漫长的追逐搏斗厮杀过后,最终所有人都牺牲了,她们都会随风消逝,再也不会活灵活现的各种模样的出现了,再也不会了,她们会有消失前的挣扎,痛苦,无力,最后妥协。可是,她们也都是胜利者,她们都会留下来,成为身体的一部分,融进整个身体,变成一体密不可分,她们会回到家,会安心满足,再也不会分开了,再也不要分开了,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,我们是一家人,我们相亲相爱,血肉相连。

肚子痛了,才记起那熟悉的烦躁,原来,,,,额,,,,这个肚子痛怎么那么熟悉,我应该认识,还是不认识?我的肚子以前经常疼吗,每天每天都疼吗?它熟悉是熟悉,但它应该是熟悉的吗?

© femn | Powered by LOFTER